深受爱戴的辽圣宗耶律隆绪是怎么样的皇帝

趣历史 浏览次数: 2016-11-29 03:55

高纬文 | 黄金生凡读过北齐历史的人,无不被这个朝代之残暴、荒淫、变态所震惊。“变态王朝”、“禽兽王朝”、“人渣家族”、“疯子家族”成了这个朝代及'...

高纬

文 | 黄金生

凡读过北齐历史的人,无不被这个朝代之残暴、荒淫、变态所震惊。“变态王朝”、“禽兽王朝”、“人渣家族”、“疯子家族”成了这个朝代及其建立者的标签,以致很多人都相信这个家族有精神病遗传基因。北齐后主高纬更是集高家各种变态之大成,不愧为亡国之君,各位亡国之君有的,他都有;各位没有的,他也有。

文艺气质。

齐后主首先是一位“文艺青年”,他具备很高的音乐天赋,舞蹈跳得很好。他曾自创《无愁曲》,亲自弹奏琵琶演唱,让左右数百人唱歌跳舞来应和。于是民间就把这位皇帝叫做“无愁天子”。“无愁天子”是位行为艺术家,过腻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他就在宫内做一个贫穷的村舍,自己化装为乞丐去讨饭吃;又建一市场,一会儿当卖主,一会儿当买主,忙得不亦乐乎。

奢靡。

高纬喜欢养马,亲自给马配制饲料,有十几种之多,这些马可都是吃皇粮的,有郡守一样的名号,要按时发放俸禄。宫中的狗都喂以粱肉,还有仪同、郡君这样的称号。宫女宦官则锦衣玉食,宫女的一件裙子花费达一万匹布,早晨制成的新衣,晚上就扔掉了;一个镜台动辄上千两黄金。他大兴土木,而且好恶反复无常,建了拆,拆了再建,所以从事建筑的工匠没有一刻休息。晋阳开凿西山塑造巨大佛像,一夜间要点燃万盆油灯,灯光可以照到宫中,劳费数亿计。

高纬影视形象

残暴。

小皇帝上位后,为排除异己,自然要杀戮一番。可谁让人家是“文艺青年”呢,以往叔叔们的杀人游戏都过时了,他得玩出个新花样来。一次,他到南苑游玩,赐死从官60人。闲时无聊,杀人剥面皮而视,认为新奇。当他听说他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高绰曾成功地纵狗撕食一对母子的故事后,不禁对这个“创意”大感佩服。高绰立刻召高绰进京问他在定州什么事情最好玩。高绰说那莫过于把人和蝎子放在一起斗来斗去有意思了。高纬派人连夜搜寻蝎子,然后把蝎子放在一个大浴盆里,绑了个人扔进去,蝎子蜂拥而上,那个人被蜇得号叫翻转,哀声动天。高纬和高绰却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又叫又跳。高纬还埋怨高绰:“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昏庸。

古今帝王,并不乏奢侈残暴荒淫者,但有的也能得善终,究其实,在于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大臣为其打理。但这位帝王只会自毁长城,杀戮忠臣,宠信佞臣。高纬的宠臣有穆提婆、韩长鸾、高阿那肱等人,当时号称“三贵”,他们陪高纬日以继夜地酣饮歌舞。这样一个变态王朝的存在得益于斛律光、兰陵王等一批忠勇之士。这位北齐后主却听信谣言,诛杀名将斛律光,使得北齐失去得以抗击北周侵略的将领,他也落得个身死国灭的下场。兰陵王高长恭是高纬的堂弟,高澄之子。他不仅容貌秀美,而且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尤其是在邙山之战中,他戴着面具,身穿铠甲,手握利刃,率领五百精骑,奋勇杀入周军重围,势如破竹,一直杀到洛阳城下。兰陵王摘下面具,被困多日的北齐军队立即欢呼起来,打开城门,与城外大军合兵一处,周军大败。时人作《兰陵王破阵曲》传唱一时。之后一次高纬与兰陵王聊天时问他:“你深入敌阵,要是失利的话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兰陵王答:“家事亲切,我不知不觉地就冲了进去。”这话高纬听了可不爽了,家事?谁和你是一家,莫非你想篡权?不久,高纬便送来毒酒,将兰陵王送上了西天。

高纬与冯小怜影视形象

宠爱冯小怜。

冯小怜本是穆皇后身边的侍女。当时高纬正宠爱曹昭仪,穆皇后为抵制曹昭仪而把冯小怜送给高纬。冯小怜不仅长得漂亮,自幼经过音乐与舞蹈的训练,还练就了一套无师自通的按摩方法。这样一个天生尤物足以让变态的后主心醉神驰,爱不释手。就连与大臣们议事的时候,高纬也常常让冯小怜腻在怀里或把她放在膝上,使议事的大臣常常羞得满脸通红。他不但满不在意,还让冯小怜赤裸着身子躺在大殿中,让众大臣观赏她的玉体。看来这位荒淫天子还真懂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道理。最荒诞的是,这俩人完全把国事当做游戏,北周碰到这样的对手,真是想不赢都难。下面我们就简单看看这场“爱情”荒诞剧的几个片段吧。

第一幕:北周军队猛攻晋阳,高纬正在附近打猎,闻讯就想率大军驰援,冯小怜玩兴正浓,请高纬“更杀一围”。等到这一圈游猎结束,晋州已破。

第二幕:齐军进攻平阳城,齐军英勇前进,平阳城墙垮塌十余步,正在将士人马乘胜欲入之际,高纬忽然传旨要暂停,他想让冯小怜亲自看到大军攻垮城池的壮观景象。如此壮观的景象,岂能素颜以对,于是冯小怜便对镜化起了妆,等她化好妆到来时周军已经修好塌垮的城墙,结果功亏一篑。

冯小怜影视形象

第三幕:齐军重新进攻平阳城,眼看胜利在望,冯小怜却认为天色已晚,要求明日再战。齐军遂放弃攻城;第二天北风呼啸,冯小怜又不想观战,于是齐军又放弃。等天气放好,冯小怜心情大好之时,北周武帝已亲率大军赶到,两军血战,齐军大败。高纬不仅不埋怨冯小怜,反而说:“只要冯小怜无恙,战败又有何妨!”

第四幕:战役中两军正难解难分之际,齐军东翼阵脚略有退却,冯小怜突然叫“军队败了!”并想逃走,将领劝高纬:“半进半退,战之常理。陛下您如果马足一动,人情骇乱,军旅不可复振!”皇帝却只听冯小怜的,于是带其奔逃而去。齐师大败,被杀万余人。路上,高纬又玩性大发,封冯小怜为左皇后。封了皇后不穿皇后的衣服怎么行,于是命太监化装回晋阳去取衣饰,让她穿上,欣赏后接着奔逃。

遇上这么一个奇葩皇帝,北齐不灭,真是天理难容啊!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