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的生孩子比赛 皇后输给了令妃结果成杯具

趣历史 浏览次数: 2016-12-01 18:30

核心提示:直到乾隆四十三年为多尔衮恢复亲王称号和宗室身份后,才在乾隆五十二年以后的玉牒中重新出现努尔哈赤第十四子。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

核心提示:直到乾隆四十三年为多尔衮恢复亲王称号和宗室身份后,才在乾隆五十二年以后的玉牒中重新出现努尔哈赤第十四子。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多尔衮曾被开除“族籍” 乾隆年间才恢复》

只要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清楚,宫廷当中最激烈的斗争并非如穿越小说描述的那样是后宫嫔妃们的争宠,真正激烈的宫廷争斗还是关于皇权的归处,而且多数发生在兄弟、叔侄等血亲之间,与争宠相比,争斗也更为血腥和暴力。

清入关前,从无传位遗诏当上皇帝的皇太极开始,这种激烈的斗争直到乾隆以后才逐渐减弱,爱新觉罗亲族之间的恩怨在玉牒中也有所反映,典型表现就是“不入玉牒”。张虹说:“在每次清玉牒编修的序言中,都有关于哪些犯罪族人不入玉牒的说明,《清实录》中对这些情况也有很多记述。 ”早期不入玉牒的代表人物就是多尔衮,这位为清一统天下立下汗马功劳的宗室,生前和死后境遇天壤之别,而且由于他本身又是清宫三大疑案之一“庄妃下嫁”的男主角,所以在清史中也是重要传奇人物之一。多尔衮指挥清军入关,先后受封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死后不仅被剥夺亲王封号,甚至被掘坟扬灰。所以在早期清玉牒中,努尔哈赤第十三子与第十五子紧密相连,压根就不提有第十四子。

直到乾隆四十三年为多尔衮恢复亲王称号和宗室身份后,才在乾隆五十二年以后的玉牒中重新出现努尔哈赤第十四子。

佟悦说:“我们查看了‘庄妃下嫁’的消息主要流传者,多是反清复明人士,所以有这样的说法,不排除当时明人在故意泼黑清统治者。 ”

散布“庄妃下嫁”的代表人物是反清人士张煌言,他在反清斗争中一口气写了10首诗对清宫这段悬案进行冷嘲热讽。

现在找到事实真相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不过翻看史料,多尔衮戎马一生的最大受益者是顺治,然而,他对这位亲叔叔的恨实在耐人寻味,给弄清真相增加了更多的变数。

至于清入关前后有多少爱新觉罗族人因为获罪被逐出玉牒,《康熙朝实录》有这样的记述:“查革退宗室内除原任和硕睿亲王多尔衮无嗣,无庸议外,其原任贝勒莽古尔泰、德格类,和硕英亲王阿济格……子孙共二百一十六人俱应给以红带,记黄档内,纂修玉牒时一并载入。又宗室阿尔通阿之子孙四人,现入觉罗红档,无庸另议,应将阿尔通阿之名补入黄档内,增载玉牒。其觉罗勒尔森、昂阿拉、吴丹等之子孙共二十九人,俱应给以紫带,记红档内,亦俟纂修玉牒时一并载入。 ”

被逐出玉牒的还包括康熙年间参与夺嫡,后来被逼改名的阿其那和塞思黑。张虹说:“玉牒中当然看不到这样的名字,这两个名字满语意思也不是部分学者认为的‘猪’‘狗’。简单分析,雍正即使再生气也不会让自己的亲兄弟改成这样的名字,不仅有辱自身,也是对他们的父亲康熙大不敬。 ”对他们后人的态度,到了乾隆年间也有了变化,《清实录》中记载:“从前阿其那、塞思黑不孝不忠,思乱宗社获罪,皇祖我皇考万不得已止令削籍离宗”,遵从康熙“若屏除宗牒之外,恐将来日久,则与庶民无异”的考虑,也采取康熙五十二年的做法,“将阿其那、塞思黑之子孙,给予红带,收入玉牒。 ”

当然,此后仍有犯罪爱新觉罗族人“不入玉牒”,不过再没有谋逆之类大罪。

记录在案有嘉庆年间的一例,《清实录》里这样记述:“又谕:刑部奏审明魁敏、窝什布图钦、图敏等私习西洋教,业经反复开导,该犯等仍坚不出教,请将魁敏等发往伊犁充当折磨差使等语,图钦、图敏俱系苏努曾孙。雍正年间,苏努因犯罪黜革宗室降为红带子,是该二犯本属罪人子孙,理宜安分守法,乃敢私习洋教,经该部再三开导,犹复始终执迷不悔,情殊可恶。图钦、图敏著革去红带子,并于玉牒末除名。 ”在这个案件中,获罪宗室成员被彻底除名。

时过境迁,当争斗变成前尘往事,恩怨随同主人公化作飞灰之后,与当初的恩恩怨怨相比,后世爱新觉罗族人似乎更在意的是祖上都有哪些人,做过什么事。

在佟悦给记者翻看的爱新觉罗族人编修的《爱新觉罗宗谱》中,当年斗个你死我活的兄弟们又都恢复了原来名字,长幼有序、整齐划一地排列在了一起。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