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金三角往事:国军残军被泰军招安派去征异国“方腊”

ZAKER 浏览次数: 2017-01-02 03:14

近日,台湾新竹县光复高中校庆活动中,某班学生集体穿上了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的军服,还自制虎式战车与高举纳粹旗帜参加游行,令外界哗然,驻台北以色列经济文'...

近日,台湾新竹县光复高中校庆活动中,某班学生集体穿上了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粹的军服,还自制虎式战车与高举纳粹旗帜参加游行,令外界哗然,驻台北以色列经济文化办事处甚至出面表示:对于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屠杀犹太人惨剧数十年后,台湾却仍有高中生从事这种活动,以色列对此感到震惊,并且十分失望。

然而这件事情带给台湾岛内的震动和反思,却被引上了一条奇怪的道路。许多报道与评论都在淡化学生的错误行为,认为学生不懂事、应该被原谅,但该班的班主任同时也是历史科教师,难道孩子不懂事、一个历史教师也不明白“纳粹崇拜”在二战之后已经成为欧洲大陆乃至于全世界共同的禁忌?当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该校校长虽出面向社会大众道歉,却认为这只是“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模仿了社会与政治的无知”,莫非台湾社会的普遍“理盲”就可以作为做了错事又不反省的借口?

252班的学生连虎式坦克都搬出来了

新竹光复中学252班学生与纳粹旗帜合影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光复中学的校长因此辞职时,甚至有国中生在媒体发文,义正言辞地质问:“在这个岛上,四处有以蒋介石命名的街道、学校、公园,蒋介石那恐怖的铜像更是无所不在。请问大人们,您们又教了我们什么?而新竹这所中学取名‘光复’,不就是最不良的示范吗?请问,当这个‘国家’的大人们一手还在膜拜蒋介石时,凭什么用另一只手指责小孩子?”

事情到这里就越发奇怪了:原本是要引导学生正确认识反法西斯历史,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却被国中生反问为什么不能穿纳粹服,却可以搞蒋公崇拜?如果不是熟谙台湾政治生态,很多人都不明白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到底在哪里。

而对于在台湾苦心经营多年的绿营来说,这正是他们乐见的结果。每一次涉及历史议题时,绿营都能成功地用“转型正义”这样的话语来吸引所谓的“天然独”,哪怕是自己造的孽,都能将罪过推到国民党身上。这次的“纳粹服”事件也不例外。

“出口转内销”,炮打国民党

首先,在事件发生之后,部分人士见猎心喜,迅速将炮口转向国民党,声称台湾的“转型正义”至今尚未完成,原因全出在国民党对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回避态度、来台后戕害人权的“白色恐怖”,以及对蒋介石历史定位的刻意袒护,应该要追究他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凶”。

新竹光复中学252班的学生打出标准的纳粹架式参加游行

新竹光复中学252班的学生打出标准的纳粹架式参加游行

所以,原本理应是台湾社会不分党派、职业、性别、信仰与意识形态,全体人民都要就此事件深刻反省忏悔,向世界上曾受德国纳粹迫害的民族诚挚道歉,然而,很吊诡的是,舆论照理来说应该趋向否定对法西斯主义的崇拜,以正视听,不料竟“出口转内销”,反而成为炮打国民党的武器。

而国民党在“躺着也中枪”之余,竟只派了两位文传会(宣传部门)副主委洪孟楷、唐德明出面反击,除了批评蔡英文当局的教育政策不当之外,炮火都只朝向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一人,仅反驳谢不尊重“青天白日满地红”这一旗帜在台湾的政治意涵和重要性,而没有发动铺天盖地的网络舆论战、抢占话语权的高地,从根本上打垮这种似是而非的伎俩,国民党迄今在宣传工作上的“防守反击”却时常反攻无力,搞不清楚重点,依旧是被绿营打趴在地,继续强化该党一蹶不振的形象。

“转型正义”的概念

其次,“转型正义”应该是什么?既然反国民党的人士口口声声要以“转型正义”的角度,重新检视国民党在“戒严”时代的执政,那么蓝绿双方都必须要清楚地知道如何使用“转型正义”概念。

笔者以为,“转型正义”包括三个概念:1.赔偿,2.追究责任,3.保存记忆。第一是补偿,用金钱赔偿财产或精神上的损失,从宽认定,并且由政府出面正式道歉,例如1971年西德总理勃兰特(Willy Brandt)访问波兰时,在犹太人纪念碑前突然双膝下跪,此后“华沙之跪”就代表了日后德国政府对于发动二战的态度──诚恳道歉、并乞求原谅。虽说不见得非要执着于下跪的形式也能道歉,但全世界都能感受到德国对纳粹执政期间的恶行已经有了反省与否定。以“二二八事件”来说,台湾当局至今只有“补偿”,而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赔偿”,道歉程度仍嫌不足。

第二追究责任,即厘清事情真相,但不是去清算、斗争,而是还原史实并且公开调查结果。承诺不惩罚、不报复,并立法称“鼓动对立就是犯罪行为”,为的是不让过去的暴力被复制,彻底终结以暴力冤冤相报的无限循环,这样才能让曾经对立的社会重新融合。

第三是保存记忆,兴建纪念馆、纪念碑,从事口述历史工作,加上图片、声音、影像等,让历史被保留下来,让后人以史为鉴,历史叙述也被重新建构。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在“保存记忆”的过程中,强迫当事人回忆是非常残忍的事,媒体或文字工作者的采访,等于一次又一次揭开历史伤疤,如此一来,伤痛没有痊愈的那天,所以除非当事人愿意,否则不能强迫其重新面对那段历史。

还有,绝对的遗忘也是不能做的。举例来说以为彻底抹去国民党威权时代的所有产物,是不切实际的鸵鸟心态,这事实上也属于一种报复心理。历史是过去已经发生之事,不可能因为人为的抹杀而变得一片空白,可惜台湾某位张姓国中生不仅未能体会,还以皇宫、宗庙、行宫等带有嘲讽污蔑性的言词去诋毁之,假设两蒋时期的所有遗留都能被消灭,那台湾从1949~1988年将近40年的历史记忆,就能从台湾人民的头脑里完全被抹去吗?在批判国民党过去实行所谓“洗脑”教育的同时,这不过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洗脑罢了。

在台湾,抗战不属于“世界反西斯战争”

再者,光复中学家长会刘姓会长受访时表示,纳粹、法西斯主义“已经距离我们这么遥远”“不要把政治架构在我们未来的下一代,遇到国外人士说到我们台湾如何,就马上先把自己台湾的子民骂一顿。”这种论调彰显了部分台湾民众缺乏世界观。八年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战争结果对台湾直接的影响,就是台湾主权回归中国,史称“台湾光复”。

但笔者查阅康轩、翰林、南一这三个版本的初中历史教科书后发现,课本完全未将“对日抗战”放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脉络中来谈,也就是说,抗战是单纯的中国史,与当时反法西斯的国际局势没有联系在一起。反推回去,既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与对日抗战不相关,很可能台湾民众也不认为“大日本帝国”是为祸世界的军国主义与法西斯极权政体,于是给了日据时期被歌颂、美化的空间,许多合理化日本殖民台湾五十年的言论就出现了,甚至是肯定了日本殖民者带给台湾现代化与工业化的“贡献”。

例如前些年在台湾非常红火的电影《KANO》,以日本总督府工程师八田与一设计、建造嘉南大圳为背景,刻意塑造日本人、台湾人、原住民等三个族群组成棒球队,为争取荣誉,淡化民族矛盾、一片和乐融融的景象,并述说嘉南大圳竣工后稻米产量大丰收的“政绩”。就史实而言,嘉义地区佃农家庭的儿童大多数没有受过教育,经济上属于赤贫(概念类似大陆“贫、下中农”),食不果腹、衣不覆体般的经济拮据,嘉南大圳落成后出产的稻米也销往日本,一般佃农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善,所以当地民众怎么有可能感谢八田与一?唯一会心怀感激的,大概只有靠剥削贫农获利的地主阶级而已。

国民党反击无力,“转型正义”流于追讨党产和反攻倒算,“反洗脑”的新一波洗脑思潮瀰漫,以及未能将纳粹法西斯与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做连结、彻底否定,上述都是此次光复高中扮演纳粹事件的原因。看清问题之后,国民党应尽快凝聚党内共识,可仿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出台一个对蒋氏政权的历史功过评价,有了坦承面对历史的勇气,才有底气面对“转型正义”的压力;对于目前执政的民进党当局而言,要完成“转型正义”,彻底否定日本殖民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坎。台湾想要终结因历史遗留问题而衍生的各种乱象,任重而道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