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卡斯特罗的离世标志着冷战的终结

中国日报 浏览次数: 2016-12-01 09:43

1896年迈阿密建市时,人口仅344多人,不及上海的一条小弄堂人多。到1940年有了17万人,而如今整个迈阿密大区的人口高达500万,由于地处美国最南端,紧靠加'...

1896年迈阿密建市时,人口仅344多人,不及上海的一条小弄堂人多。到1940年有了17万人,而如今整个迈阿密大区的人口高达500万,由于地处美国最南端,紧靠加勒比海,是通往拉丁美洲的门户,迈阿密成长为“中南美贸易金融之都”和“美洲的首都”的。2009年迈阿密还被瑞士联合银行评为美国最富裕城市和全球第五富裕城市。

迈阿密的今天,很大部分应归功于卡斯特罗,是卡斯特罗成全了迈阿密,没有卡斯特罗可能就没有迈阿密的今天。

1980年,卡斯特罗决定给长期批评古巴限制移民外出的政策的美国人一个教训。古巴政府忽然放开对一个港口——马里埃尔港的控制,将15万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通过这里一次性送到迈阿密。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非军事渡海行动。卡斯特罗通过这次偷渡事件,清除了国内大量的罪犯和精神病患者。然而这15万罪犯与精神病患者竟创造了迈阿密的发展奇迹。

经过30年,今天迈阿密从一个默默无闻小地方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超级大都市,美国第11大城市,有“中南美贸易金融之都”之称。马列尔偷渡事件告诉我们:流氓国家把人民当成负担,民主国家把人民当成财富。

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来说,制度的作用最为重要。当然,位于撒哈拉沙漠深处的某地,即使有好的制度恐怕也难以取得快速的经济发展。但即使是这样的地区,如果有了好的制度,也会比那些没有好制度的同类地区取得更好的经济发展。

在论证制度的巨大作用时,经济学家最经常使用的例子是香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自然资源、人口稠密、周边地区又遍布紧张局势和战乱的弹丸之地,仅仅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发达繁荣的城市,实现了举世瞩目的巨大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这种活生生的现实确实是制度能力的典型体现。

除了香港以外,好的制度还曾经在许多地区发挥了重大的作用。正是由于有着优越的制度,许多被认为根本不可能发展、甚至必将走向混乱和失败的地区,却出人意料地成长为财富和文明之地。美国的迈阿密就是一个有着这样传奇历史的城市。

迈阿密建立于1896年。建立之时只有人口344人。当时这里的主要产业是农业。到了20世纪20年代,由于拥有景色优美的海滩,大批富有的观光客涌来迈阿密。这时,迈阿密出现了第一次快速发展。1920年代,迈阿密的人口超过了3万。

以后,迈阿密虽然一直在稳步发展,但一直到1960年,这里仍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地方,根本看不出来会成为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超级大都市。

1959年,发生了古巴革命,菲德尔·卡斯特罗成为古巴统治者。大量古巴流亡者渡海逃往美国佛罗里达。迈阿密的大部分地区都对古巴流亡者表示欢迎。于是,迈阿密成为古巴流亡者集中的地区。仅1965年一年,就有10万古巴人通过每天两次的“自由航班”从哈瓦那来到迈阿密。

虽然这些难民中的一部分属于原来古巴社会的中上阶层,但由于出走仓促,根本无法大量携带自己的财产。他们往往只携带有少量随身的财物,在一片慌张中来到了美国。其他的大部分难民则比他们的条件更差,往往是身无分文地来到了美国。他们甚至都不会说英语。这些人肯定不符合值得期待的投资移民的标准。在许多人看来,大量吸收这样的移民只能意味着灾难和混乱,甚至是国家的分裂。

整个六七十年代,古巴人都在大量涌入这个城市。迈阿密的沿海地区已经被称为“小哈瓦那”。甚至,这里通行的语言不再是英语,而是西班牙语。

由于美国对古巴限制移民外出的政策一直持批评态度,1980年,卡斯特罗决定给美国人一个教训。这一年,古巴政府忽然放开对一个港口——马里埃尔港的控制,于是,有15万古巴人通过这里一次性渡海到达迈阿密。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非军事渡海行动。跟1960年代的那批难民相比,这批难民不但更贫穷,而且其中充满了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卡斯特罗通过这次偷渡事件,清除了国内大量的罪犯和精神病患者。

此后,1994年,古巴政府又一次放松了海岸巡逻,于是,又有好几千名古巴难民来到了迈阿密投亲靠友。

除了古巴难民以外,1991年的海地政变又使得大量海地难民涌入这个地区。这次难民潮的结果是,迈阿密除了原有的西班牙语社区以外,又出现了一个被称为“小海地”的社区。1990年代,海地语即海地克里奥尔语出现在公共场所和选举期间的选票上。

当然,除了这几次重大的难民潮以外,平时的移民进入一直在迈阿密持续进行。目前,在迈阿密地区有大量合法的和非法的阿根廷人、巴哈马人、巴贝多人、巴西人、哥伦比亚人、古巴人、多米尼加人、荷兰人、厄瓜多尔人、法国人、海地人、牙买加人、以色列人、意大利人、墨西哥人、尼加拉瓜人、秘鲁人、俄罗斯人、萨尔瓦多人、南非人、土耳其人、委内瑞拉人。这里既是西班牙和加勒比海移民的占主要的城市,同时也拥有美国最大的芬兰、法国和南非移民社区,也是美国最大的以色列、俄罗斯、土耳其移民社区之一。现任迈阿密市长和警察局长都是外来移民。2004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根据各国城市中出生在国外的居民占该市总人口的百分比排列世界主要城市,迈阿密以59%排在第一位。

也许在有些人看来,接纳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难民和移民的城市,如果能维持和平和基本的秩序,能够避免激烈的社会动荡,能够让这些可怜的难民活下去,就已经几乎是一个奇迹了——想想1980年被卡斯特罗清理出来的那些囚犯、妓女和精神病患者,他们的突然涌入很有可能彻底摧毁任何地区的秩序。至于经济发展,那就不要指望了。迈阿密看来注定将成为美国为了保障难民人权而付出的代价。

可实际结果是什么呢?实际结果是,在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发展基础的地区,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地方——直至1960年,迈阿密都被认为是一个“渔村”,挤满了被迫逃离家园、几乎身无分文、精神沮丧的人们,他们既不会讲所在国的语言,在主流社会也没有任何商业网络和商业信用,结果,世界却看到了一个繁荣发达的超级大都市。

那些全面控制国家、剥夺人们自由发展机会的政权,在面对由他们一手造成的贫困和衰败时,总是可以找到足够的理由和借口——自然条件差、基础条件差、外国人的欺压、国内敌对势力的破坏、人民的素质低下等等,不一而足。

好在世界上还是存在自由发展的人群的,他们往往面对着更差的条件。在更差的条件下,自由的人们所取得的无与伦比的成就,是对那些形形色色的压制自由的势力的最好回答。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