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顾问:美中没有理由不成为亲近、友好的国家

中美聚焦 浏览次数: 2016-12-03 00:04

12月1日,王岐山会见基辛格今晚,边驿卒看到了一条重磅消息——王岐山在钓鱼台会见了93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会见现场。坐在王岐山左手边的分别是'...

12月1日,王岐山会见基辛格

今晚,边驿卒看到了一条重磅消息——王岐山在钓鱼台会见了93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会见现场。坐在王岐山左手边的分别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吴海龙、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坐在基辛格右手边的是基辛格咨询公司常务董事雷默。

参与会面的也是都是基辛格的老朋友了。比如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去年12月就参加了国务委员郭声琨与基辛格的会见。

会面中,王岐山介绍了十八届六中全会部署从严治党的情况。这与王岐山的最新身份——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相符。

这是王岐山在会见时为基辛格放上靠垫

不过此时基辛格更是为中美关系而来。他表示:中国共产党在加强自身建设和反腐败方面取得的成绩令人瞩目,愿意为美中关系的健康发展作出贡献。

重点就在于最后这句“愿意为美中关系的健康发展作出贡献。”

基辛格的身份大家都知道,正是他45年前秘密到访中国,开启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他是无可争议的外交大师,从肯尼迪到奥巴马,十个美国总统都曾咨询他的意见;从毛泽东到习近平,所有中共最高领导人都曾与他会面。他的这句“愿意为美中关系的健康发展作出贡献”有着半个世纪的重量。

他为什么会在此刻来中国?

特朗普当选后中美关系陷入不确定中,此时当然要老将出马,稳住形势。

访华前基辛格最后一次公开活动就是11月18日会见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据透露,两人讨论了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欧盟问题。事后特朗普表示:“我非常尊敬基辛格博士,并且赞赏他和我分享自己的想法。”

据美国媒体透露,基辛格这样提到中美关系:

最重要的教训是,中国与美国有着不同的历史和文化。我们一直生活在安全的环境里,而中国周边总是有敌人。所以,中美两边的人了解对方是重要的,而两国的政治领导人理解对方的思维方式则尤其重要。尼克松做的最好的一点是,在我们最初举行的会谈中,我们没有谈论我们双方之间的差异,而是谈论我们的目标,看这些目标是否可以能够和谐。

这段话应该是有所指的,在特朗普当选前后,他和他的团队恐吓制裁中国的言论可不少。特朗普曾在竞选过程中威胁称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税率为45%的关税,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曾表示将会“说到做到”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而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则指责中国是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盟友”。

看到这些话,基辛格一定相当着急。所以他对特朗普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把一个了解中国历史与文化的人放在他的班子里,作为美中政府之间的联络人。这个人应当关注正在发生的很多事情以确保它们遵循连贯性。此外, 美国领导人应该认清这个国家根本的国家利益是什么,而不是被双方之间目前存在的一些纷争挡住视线,从而影响到看问题的角度。

对于毫无外交经验的特朗普来说,能够请到基辛格确实是走了大运。正如一位观察家描述:“今天的中美关系、美俄关系、中东局势三者格局,追本溯源便是基辛格担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和国务卿年代塑造出来的;今天研究这三个范畴的学者,学生年代读的正是是基辛格的外交谈判记录。”

这次大咖基辛格亲自出马,很可能是受特朗普委托来中国进行先期接触,为特朗普1·20就职后出台对华政策铺路。

为什么是王岐山会见基辛格呢?

首先,身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来见基辛格,足以显示中方对他此次访问的重视。

另外,王岐山和基辛格是老朋友了。同为历史哲学的爱好者,王岐山与基辛格可以聊的话题自然不少。

2009年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闭幕晚宴上王岐山在发表演讲

2009年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闭幕晚宴在华盛顿举行,王岐山和基辛格都有参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发表演讲,他提到“基辛格先生是中美现代关系的开拓者。他整个经历了、见证了中国是怎么走向改革开放、怎么顺乎潮流发生剧变的,我说他是一个完整的中国现代的一个见证人。”

王岐山还慨然谈到:我以为中美关系的潮流,两国人民在决定着、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在决定着。

此后,王岐山又于2011年,2013年,2015年多次与基辛格会面。

2011年6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基辛格。王岐山表示:两国经济高度互补,谁也离不开谁。双方要增进了解,加强合作,共同建设全面互利经济伙伴关系,避免经济问题政治化。基辛格表示,愿继续努力推动美中合作,为两国关系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2011年,王岐山会见基辛格

2013年3月,已经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基辛格。

2013年王岐山会见基辛格

王岐山提到,中美经济互补性强,利益相互交融,两国关系已超出双边范畴,越来越具有全球性影响。在不确定的世界里可以确定的是,中美关系将朝着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方向不断发展。加强中美合作,不仅要看怎么说,更要看怎么做,双方要把握趋势,拿出行动,坦诚沟通,扩大合作,共同推动中美合作伙伴关系健康发展。基辛格表示,要从长远和战略角度发展美中关系,愿继续为两国关系健康发展作出贡献。

根据新华社通稿,王岐山还“向客人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纪律检查工作”。2014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七次会议上,王岐山向全体政协常委生动描述了当时见面场景:

基辛格问我:“你到底管什么了?”

我说,我管8300万中共党员的纪律问题。8300万是一个相当于中等偏大国家的人口规模。

基辛格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工作”。

我理解他的话不像是好话,而是在调侃我——伟大的工作,是指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做不到,管不住……

说到这里,王岐山话锋一转:我的观点就是从严管党,从严治党,这就是我的信条。

2015年王岐山会见基辛格

两年后,王岐山在与基辛格的会面中提到“十三五”规划和几年来的反腐工作,基辛格不得不佩服地表示:“已经观察到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所发生的深刻变化,非常敬佩中国共产党的勇气。”

当然,他还加了一句“中国的成功符合世界利益,愿为美中关系健康发展做出新贡献。”

可以发现,“愿为美中关系做出新的贡献”是基辛格的保留用语,从最近的一些谈话来看,他对于奥巴马执政8年里的中美关系并不满意。

近日,《大西洋月刊》刊登了其总编辑戈德堡对基辛格的专访,当被问到给奥巴马打几分时,基辛格回答“B+”,进而他解释到:

B+是打给当前的美中关系,如果考虑到长期影响的话,我会给他打一个更低的分数。短期来看,他改善了美中关系的某些方面,但他并没有对美中关系的长远发展做出显著贡献。

他还指出:“(奥巴马对中国)不是太强硬,而是太短视。若要真正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我们必须考虑到两国关系的长期发展趋势。”

他还不无感伤地回忆他和周恩来总理的对话:

我们看上去就像是两位大学教授,我们讨论了这个世界的本质和人类的未来。这样的对话在当前美中对话中已经很少见到了。

周恩来与基辛格

国家领导人会晤时,通常会就具体问题展开实务性磋商。但每次会谈结束时,中国领导人总是略有失望。他们想要讨论更根本的哲学性问题,比如中国人会说,“如果我们互相换位的话,我们也许会遏制中国的崛起。而现在,你们美国想要遏制我们吗?如果你们不想,那么待中美两强并立,世界会是什么样?”此类哲学性的谈话从未进行过。

总的来说,基辛格的外交更加务实,更加注重长远的利益。或许,对于历史大势的清晰认知,能够让他在中国领导人这里获得共鸣。

基辛格要在未来的中美关系中发挥什么样的“余热”,能否帮助扭转候任总统及其幕僚班子对华气势汹汹的态度,值得期待。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