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越南已在27座南海岛屿上完成了填海造地

参考消息网 浏览次数: 2016-11-30 16:55

真是大新闻频发的一天。泰王即位,载有70多名巴西足球运动员的飞机坠毁,朴槿惠称“愿意辞职”……但要论新闻的“爆炸性”效果,都比不上这一条:菲律宾总统杜'...

真是大新闻频发的一天。泰王即位,载有70多名巴西足球运动员的飞机坠毁,朴槿惠称“愿意辞职”……但要论新闻的“爆炸性”效果,都比不上这一条: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遇刺”!

自上台以来,杜特尔特的行事和话语,已经让世界对其刮目相看。他的“遇险”,究竟是因为在国内的禁毒风暴,还是因为其奉行的独立外交政策、使一些外部势力欲除之而后快?

我们第一时间联系了岛上的东南亚问题专家、新华社地区报道中心主任记者凌朔。

1、侠客岛:消息显示,当地时间今天早上10点半,一个前往菲律宾南拉瑙省省会马拉维的车队,遭到了路边预埋爆炸装置的袭击。这个车队正是杜特尔特派出的先遣队,他本就是要去马拉维视察、布置打击犯罪和军事行动的。至少有7名总统安全小组成员受伤。根据目前信息,你判断这次杜特尔特“遇刺”,到底是什么情况?

凌:首先,菲律宾武装部队发言人帕迪拉已经表示,这一袭击有可能是由武装恐怖分子毛特集团(Maute Group)发动的。

毛特集团是一个盘踞在菲律宾南部地区,新兴的、规模不是很大的恐怖网络。他和菲律宾国内历史悠久的阿布沙耶夫反政府组装有一定关联,但是更年轻,有跨地域联动的特点。也有证据表明他们和ISIS有一定往来。这个集团在菲律宾已被定性为需要遏制和清剿的对象。事实上,前阵子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美国驻菲使馆附近,也发现了类似的爆炸装置,应该是同一拨人干的。

2、侠客岛:作案动机是什么?

凌:杜特尔特上台之后,对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地区有过一些零星的军事活动,前段时间还曾有过比较大规模的清剿。此次他准备视察的南拉瑙省,就属于棉兰老自治区。

这些军事活动主要是以反毒为支点,同时清剿周围地区的反政府武装和恐怖组织。菲律宾媒体就报道,近日菲军方在南拉瑙省布蒂镇(Butig)对毛特集团发动了攻击,超过40个武装分子被击毙;菲军方也在本周一宣布夺回了此前被毛特集团占领的布蒂镇市政厅。因此,可以怀疑,毛特集团是用这种爆炸行为宣示“存在感”和示威。

事实上,以棉兰老地区为代表的菲律宾南部一直比较动乱。过去,那里教派冲突、恐怖袭击、暴力事件频发,甚至还有过大规模屠杀天主教、基督教徒事件。局势缓和其实就是近七八年、甚至近两三年的事,因为政府不断对阿布沙耶夫进行清剿,同时也在进行一些和谈。在全球恐怖主义兴起的背景下,特别是中东ISIS的蔓延,以及社交网络的助力,使得一些新兴恐怖分子团伙出现。甚至,在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国家,恐怖势力有蔓延到军人和公务员内部的趋势,遏制和打击已经刻不容缓。

可以看出,杜特尔特的反毒战,不仅是针对毒品,更是针对其背后的庞大势力――在菲律宾,毒品总是和犯罪网络、恐怖集团、反政府武装等捆绑在一起,反毒,就是致力于更广义的国家安定。

3、侠客岛:这是一次蓄意针对杜特尔特的“行刺”吗?

凌:证据还不足。菲律宾几个部门的消息源都说,毛特集团主要的针对对象是军队,在袭击时,并不一定知道袭击的是总统卫队。这种示威、警示,可能是歪打正着,正好碰到了总统卫队,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新闻影响力,有爆炸性,但不一定就是确定的谋杀。

要理解这一点,就要理解菲律宾的独特政治文化和氛围。可以说,这种个人安全的威胁,不仅杜特尔特要面对,历任菲律宾总统都曾面对。毕竟,这是一个曾经频繁发生政变的国家,一些军人派系、政治派系也存在关联,过去也有过人身攻击的企图。包括之前的埃斯特拉达、阿罗约,都遇到过。

我甚至遇到过一些菲律宾商人,他们告诉我,自己的生活经常也是提心吊胆的。换句话说,在菲律宾,人身攻击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斗争方式,政、商、军界都有过先例。杜特尔特或许会因为其内政的“铁腕”、外交的独立性遭受更多威胁,但这就是菲律宾传统军政的风气。

4、侠客岛:杜特尔特现在什么情况?

凌:很安全。我有一个朋友今天下午就和他在一起,据他的描述,杜特尔特表现得很轻松,“坦然笑对”。

要知道,当总统前,杜特尔特长期是南部城市达沃的市长,以前也经受过很多威胁。唯一的区别在于,以前他是行政首长,只能动用行政手段,因此受到的言语威胁更多,实际威胁不多;而现在是总统,可以动用军队了,因此反对势力只会忌恨更深。

不过,从他个人的态度来看,应该还会视其为“小菜一碟”。虽然他长期只是一个地方的政治家,但越是在地方混过,越是身经百战。长期在南部丛林作战的他,更懂得丛林生存的各种风险,以及如何在丛林中生存下去的技巧。换句话说,他是一个丛林中走出来的、“战士般”的政治家,对这类暴力活动已经司空见惯。

比如,一般的总统听到这种袭击消息之后都会推迟或者取消行程,但他完全不怕,执意继续前往,甚至“如果可以话,与先遣队走同样的路线”。他是这样说的:“也许此处会有交火,也许彼处会有,如果我牺牲了,我们还有副总统可以代替我这个粗鲁的人,成为菲律宾的一位绅士总统。”

5、侠客岛:有阴谋论的说法认为,杜特尔特上台后的独立外交政策,已经引起了某些西方势力的忌恨。会不会是他们下手?

凌:杜特尔特前段时间确实有过“有人要暗杀我”、“想要我的项上人头”的说法。他一反过去美菲关系的传统,美国或一些个别势力,确实可能想要颠覆他的政权。但这种颠覆也不一定完全付诸于人身攻击,也有可能在议会内部、政治框架内进行颠覆,或者通过司法、军队内的亲美势力进行,有多重可能性。“取我性命”的说法,不一定只是说人身安全,更大的可能性是在说政权颠覆。

6、侠客岛:这次遇险,是不是也可以视为杜特尔特在内政推行方面遇到的挑战?

凌:从我们的消息面看,在菲律宾国内,杜特尔特的禁毒政策,正在受到越来越多民众和政界、商界的支持和理解,当然也会面临着越来越大的个人政治风险。但是,一开始推出这一政策的时候,他应该已经考虑到了各种危险和威胁的存在,但还是下决心要维护社会治安。

另一方面,反抗势力、和那些因为禁毒政策受到挤压的势力,他们的反弹也在逐渐表现出来。

我们之前谈过,杜特尔特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马尼拉精英,是个“外来干部”。他面前有很多首都的旧势力,菲律宾国内的政治部门,包括外交部、军队,都有很深的美国根基、美国班底,很多人亲美、甚至受命于美国。因此,即使只是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也需要推行那些自己过去的长项,包括铁腕治毒、社会治安。下一步,我估计就是反贪。这些都是他在大选时给选民的承诺,也可以用来敲打和镇压国内的不同政治势力。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杜特尔特会一边收获成果,一边面临更多挑战。但从我们了解的菲律宾的舆论情况来说,抱肯定态度的居多。毕竟,大选是民意的表现,也是民意的期待。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