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颍东区东三角游园昨发现一名弃婴

中安在线-阜阳新闻网 浏览次数: 2016-12-02 17:26

8月22日,就职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生李焓,疑在公司宿舍烧炭自杀,结束了自己23岁的年轻生命。南都记者尝试'...

8月22日,就职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生李焓,疑在公司宿舍烧炭自杀,结束了自己23岁的年轻生命。南都记者尝试联络李焓就职的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将在几日内回应记者采访,并给出事情的真实情况。

李焓生前的朋友圈截图。网传疑似逝者的最后遗言。8月22日,就职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生李焓,疑在公司宿舍烧炭自杀,结束了自己23岁的年轻生命。网络上传出李焓的遗书,白纸黑字清晰可辨:“下辈子还要做太保第一帅,此生无悔入太保!”而此时距离他入职公司仅1个月18天。被发现时,距离死亡时间已过18小时南都记者在收到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后,立即联络了李焓的家人。“出事前4天他就跟家里失联了。”

李焓的父亲表示,平时他会和家里保持通话,但从18号下午开始,已经联系不上他了,便让在深圳的李焓舅舅去看望。8月22日下午1点多,李焓舅舅来到公司宿舍,但是房间锁门,敲门也无回应。随即请来李焓的同事,报警,破门而入后,发现房间内摆了一个铁盆,里面是烧过的炭灰,李焓躺在床上,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家人注意到,当时包括房门等屋内有缝隙的地方都被用胶带封死,因而怀疑李焓是自杀,但不能确定。

李焓家人称,法医分析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当时距离死亡时间应有18小时以上。名校毕业,才刚入职一个多月。。。。。。李焓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资料显示该地属老少边穷地区。今年6月,李焓刚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系毕业。“培养出一个大学生,我们全村(镇)人都非常高兴。”李焓父亲回忆,儿子在宜昌市的重点高中就读时,始终成绩优异,到了大学依然保持。“和家里人的关系也非常好,后来他读法学,但选了保险行业我们也没有意见。”

大学毕业后,李焓对家人表示,深圳待遇好,在成家立业之前,希望先到深圳闯一闯。6月25日,李焓来到深圳;7月10日,李焓进入太平洋保险公司(深圳)工作,刚入职一个多月。李焓的家人给南都记者看了李焓最近几天发过的朋友圈,记录显示,一直到8月中旬,李焓都是充满干劲的状态。但在8月19日,李焓却发出这样一条朋友圈:“感觉心被挖走了,灵魂被抽走了,这一次,坚持不下去了。”当天,也是李焓生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则是:“一觉睡到大晚上,让大家担心了,我自己在调整,很快就OK,每个人方法不一样,我一直都是放空自己,不存在失联,我会对自己负责,不会伤害自己,星期一会是全新的自我,请相信我,谢谢大家。”

8月19日,也正是李焓与家里失联的第一天。逝者已逝,真相到底是什么?8月22日下午,李焓父亲当时正在老家帮李焓办理户口迁移,突然接到李焓出事的噩讯,随即坐飞机赶来深圳,其他在广东打工的亲友也闻讯赶来,帮忙料理后事。“这些天,基本都是在跑派出所、刑警队、殡仪馆和他公司这几个地方。”家人表示,正在向李焓就职的公司了解情况,但进展不太顺利。

“我们就希望了解,李焓出事之前,在公司是什么状态?有没有犯什么错误?”不过,据李焓父亲称,公司更多的是和家属谈补偿金额,他对此十分失望,甚至有些愤怒,“我们是来求个真相,不是来卖孩子啊”。南都记者尝试联络李焓就职的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将在几日内回应记者采访,并给出事情的真实情况。目前,李焓的遗体停放在沙湾殡仪馆,是当时由李焓的舅舅送去的,但是由于家人尚未签妥派出所给出的责任声明,所以尚不能领回尸体。

南都记者联络了梅林派出所及福田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现场的查勘及法医化验,确定排除了他杀可能。按照法定程序,家属如接受判定结果,需要签署相关文书确认。同时,由于本案属自杀案件,无关刑事犯罪,所以按照法定流程,由此可能产生的经济及法律纠纷,确实需由家属与李焓公司协商解决。对于李焓自杀的原因,公安方面解释,自杀的结果已经判定,但对于具体原因,法理上不能妄加推测,还需要家属继续向公司了解情况。

李焓生前的住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李焓采取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家人怀疑,可能与工作压力过大有关。李焓家人表示,自己曾找李焓帮自己看一个法律文件,但李焓过后回复他:“真没时间看,每天加班到10点才能回去。”李焓父亲在受访最后表示,希望“早点把儿子带回家”,同时查明真相,了解儿子自杀的诱因。中年丧妻,老年丧子“已经过了头七了。”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李焓父亲始终语速缓慢,眼神也很少变化。关于李焓遗书的内容,李焓父亲告诉南都记者,“我当时只辨认了一下他的字迹,内容没有认真看下去。”

他说,李焓的母亲患病在李焓3岁时就去世了,因为这个原因,家里人包括继母都非常疼爱李焓,“就是像掌上明珠一样”。李焓父亲说,李焓和家人一直关系融洽,平时每星期至少和家里通一次电话,所以出了这个事,感觉太突然,“我是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今日,南都记者来到了李焓生前的住处,位于福田区梅林路上的公司宿舍。房间外门紧锁,内门张开。门口平行摆放着三个塑料盘,上面供着橘子、桃子。供品上插着香,盘子里积存了不少香灰。透过外门的栏窗,可以看到客厅中央地上摆放着一个铁盆,靠墙的架子内零散放着一些生活用品。一阵风起,将内门掩住。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